贺卡禁令追踪:印刷厂往年24小时加班 今年吃不饱

  中纪委10月31日发布通知,要求各级党政机关、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,严禁用公款购买、印制、邮寄、赠送贺年卡、明信片、年历等物品。年关将近,“贺卡禁令”执行得如何?

  记者在福建省邮电印刷厂车间看到,本是贺年卡、年历印刷旺季,车间内却冷冷清清。“以前年底是最忙的时候,常常是24小时加班,今年业务量大幅下滑,设备正常运转吃都吃不饱。”胡国平说。

  福建省邮电印刷厂是国有企业,往年都是公款印刷贺年卡的大户。但记者仔细查看,今年印刷贺年卡的客户基本都是一些私人企业,还有一些是供邮政窗口销售的明信片,没有一家党政机关或国有企事业单位。

  很多单位撤销了原来的订单。据胡国平介绍,仅从11月8日到21日,该厂就接到23单业务撤单,金额约25万元。

  湖南省邮政公司于11月1日下发通知到相关印刷厂,停止印制公费贺卡,同时宣布停止接受各单位申报印刷公费贺卡,对于已经申报印刷的进行及时清理。

  湖南省邮政公司信函广告局局长李胜军告诉记者,对于已经申印、尚未交货的公费贺卡,本着对客户负责的原则,湖南省邮政公司已全部销毁。这批贺卡涉及325家单位,印制费用约172万元,成本经费42万元,这部分费用全部由邮政企业承担。

  合肥市一家印务公司负责人李晓军告诉记者,往年10月份起,便会陆续接到各个政府单位的贺卡、年历订单,每个单位的要求标准相差很大。以贺卡为例,价格从几角到几元不等。“今年以来,公司的这项业务全部萎缩。幸好我们公司主导业务是商务印刷,不然将受到很大冲击。”

  邮局是贺年卡销售、邮寄的主要渠道,记者在福州市邮政局华林邮政支局看到,今年和往常一样设置了销售贺年卡的柜台,但销售人员却在百无聊赖地看着报纸。

  “都是一张、两张地买,基本都是老人家自己买,没有单位公款买的。”销售人员张金玉叹了口气说,“今年的形势实在太差了。”

  张金玉坦言,公款占了贺年卡销售的大头,往年都有一些政府部门的老客户,旺季一天能卖1万多元,今年一个月才卖了300多元。

  在福州市鼓屏路、湖东路等地,记者随机采访了数家销售贺年卡的店铺,都没有公款购买的现象。“现在风头这么紧,谁还敢顶风作案啊?”一位林姓店主说。

  在安徽省合肥市最大的商贸批发地之一的城隍庙大市场内,几家以销售贺年卡、年历为主的商店很少有人光顾,颇为冷清,与往年人气高涨的热闹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“往年这个时候一天卖出去几百张很正常,今年一天最多只能卖几十张。”城隍庙内经营贺卡、年历生意的徐大姐说,自己每年都会进一万多元的贺卡,今年少了一半多。挂历今年也卖不动了,往年都会有单位大批量定制挂历,今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单位来定制的,来买的几乎都是个人,自家要用的。

  在这里经营贺卡生意10余年的戴老板告诉记者,往年国庆后就会陆续迎来许多单位的订单,现在正应该是销售旺季,可今年到现在还没有接到一笔订单,来购买的多是零零散散的市民。“原来每年都会进十几万元的货,今年只进了不到往年一半的货,可还是卖不动。”

  “虽然业务受到影响,但还是支持贺卡禁令的。”福州一家大型印刷企业负责人说,“很多贺卡实际上是靠人情关系卖出去的,买回去又寄不完,浪费现象很严重。”

  李胜军介绍,湖南往年公费贺卡大约占贺卡总量的六到七成,今年禁令出台后,这部分消费全部取消。此后不久,邮政集团就下发了关于贺卡行业转型发展的要求,将贺卡印制转型到主攻个人市场和商务市场。

  “尽管部分业务受到波及,但这是好事情,因为可以让贺卡行业回归到市场导向的自然状态。现在我们已经在进行贺卡制作结构的转型。”李胜军说,转型主要针对个人市场,制作一些适合大众消费、个人消费的贺卡,突出个人元素。“例如,增加一些时尚、卡通的设计,或者加入传统文化的色彩,添加一些环保的创新理念等。”(记者 沈汝发 张紫赟 袁汝婷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